念恋

今亦心心,今亦念恋。

想要上升到一种宏大,以此来表现自己的倾心,可我在不曾早睡的每个夜晚,从窗外望向那地平线边际的橙色灯光,我便知道,在这宏大的世界里,我的倾心只是小小的。

小到我踩在滑板上难以站立,而你能够站在滑板上自如驾驭。

想要得到一种庇佑,以此来得到祝福与肯定,在盛夏里发生的一切,宛如一首跌宕起伏的诗,它流淌在我的内心,在我的血液里。

白昼下,夏风裹挟香气,建筑规则排列,人儿肆意欢笑。

黑夜里,杂碎却扰乱神经。

我于是时常望向那遥远的橙色灯光,因为视力模糊的原因它模糊不清飘忽不定。

是否橙色的灯光是红色与黄色的融合?

我曾望向你,在你呼唤我的那时。

是否恋爱的希望是飘忽不定是模糊不清?

我曾奔向你,在我呼唤你的那时。

哎,既然如此。那就将每一处红色视为你的象征吧,正如我看到每一处红色,都会想起你。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