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间杂叙

过去的人生仿佛翻页般的从我既有的时空当中消失了,它储存在我的记忆当中,似乎转化成了另一种形态,只有在梦中,才能和我如临其境的相逢。梦,一个神奇的词汇,它仿佛将一切情感或事实扭曲或放大,有爱有恨,有笑有哭,有英雄主义色彩,有光怪陆离之感。

我从梦中醒来,也不免将其中甜蜜的话语裹挟到现实世界中的意识当中,甜蜜却又透露出一种时空上的苍凉感,以至于醒来的一瞬间,不知道今日是何年何月何日。时空上的苍凉感杂糅着甜蜜让我不愿从梦中醒来,以至于给我一种不切实际的幻想——我真想永远在梦中,我真想再一次见到那些无法见到的人。

曾做过一件蠢事,试图控制梦境,以为意念集中便可成功随心所欲的塑造梦境,谁知在进入梦乡的一刻,梦便已经不由意识所管理了。它转交给潜意识,梦是非常有价值的潜意识活动,难怪许多名人大家曾经从梦中找寻灵感,获得启迪;难怪许多人们愿意记录梦境,以此为乐。

毕竟梦给了我们平日无法企及的体验。和“想”一起,组成:“梦想”,代表极有魅力的一种渴望。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