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夜梦长 02(待更新)

“她还会想起我吗?”柏书恒想到这里,脑海里的一切画面都悄然散去,他望向窗户外面,不知何时,天色已经暗淡甚至漆黑,他能看见对面大楼明亮的房间内,一个正在骑着动感单车的陌生人的身影。

柏书恒将窗帘拉了上去,他这样能有一个更广阔的视角来观看这座城市,在漆黑的夜晚,柏书恒能感受到这座资本主义都市的沧桑与活力,老旧与新鲜杂糅在一起凝聚在神秘的夜晚里。

柏书恒进入了睡眠,也打开了另一个世界的大门。

“我看着四周,发现我原来在第三中学的老教学楼里,老旧的教学楼莫名的给人一种不详却使人兴奋的感觉。我背着书包,身处一片同学人海里,大约有几十个同学吧。忽然,楼层的地面开始以一种海浪潮水般的方式流动了起来。我身处第四层楼里,头顶就是天台,涌动的地面将不少学生推到了没有栏杆的地面边缘,他们一个一个地掉落到了更低层的楼层,我心跳加快了起来,我能感受到肾上腺素的激增。忽然,我发现一个低年级的男生被天台上的龙卷风裹挟起来,他快要被龙卷风卷起来了!说时迟,那时快,我冲上了天台,左手抓住了男生的脚踝,最终将他拉离了龙卷风的势力。我的好朋友程寒冰和另外一个女生Rico在下面看到了我的行为,纷纷露出了星星眼,对我赞赏有加。”

到这里,柏书恒就醒来了。

“原来是梦,不过我真是喜欢这个梦。”柏书恒心想。

柏书恒走下床,从冰箱里掏出一罐剩下的冰镇饮料,喝了两口,便继续睡觉了。

“让我再做一个如此美好的梦吧。”柏书恒自言自语说。

第二天,也是星期日。柏书恒很早便起了床,开始了一天的生活,今天是和心理咨询师交流的日子。

柏书恒每周日都会和心理咨询师交流。

到了下午一点,柏书恒准时开始了时长一小时的心理咨询,由于两个人身处两地,心理咨询是通过视频通话进行的。

“柏书恒同学你好啊。”

“老师好。”

“那咱们开始吧。”

“好的。”

几句简短的交流过后,心理咨询便开始了。

“这周过的怎么样?”

“还行吧。”

“给我讲讲呗。”

“这周学习时间不太长,我统计了一下,我一周只学习了14个小时。”

“14个小时……14除以7,就是每天2小时,2小时太少了。”

“嗯……”

“那你其他时间都在干嘛呢?”

“睡觉,吃饭,看小说,写文,编曲,散步。”

“你这生活太悠闲了,得调整一下。”

“怎么调整?”

“学习时间太少了,像我们工作日工作一天都是8小时,学习的话也应该是8小时吧,想想你高中时候的学习时间,对吧?一天至少要学习6至7个小时吧,这样学习才能跟得上。”

“哦,好。”

“最好做个计划。”

“嗯。”

“计划做好了,记得拿给我看哦。”

“好。”

心理咨询师给柏书恒辅导了学习方面的问题,要求柏书恒做一个学习计划。紧接着,心理咨询师帮助柏书恒分析了梦境。

“那谈谈你的梦吧。”

柏书恒叙述了一遍他的梦境。

“看来你又梦到了高中同学。”

“是。”

“这还是一个英雄主义的梦。”

“是。”

“这也反映了你和程寒冰和Rico的关系。”

“怎么解释?”

“你还记得你上次做的那个梦吗?”

“记得。”

“你明明犯了错,却不愿意承认自己的错误,程寒冰于是对你不置可否,还白了你一眼。”

“嗯。”

“你最近这样频繁的梦到程寒冰,你觉得说明了什么?”

“我想她了?”

“不是。不完全是。说明了你和她在现实生活中还有事情没有和解。”

“但……但是,事情已经过了这么久了,我怎么办,我不可能再要到她电话,然后在电话里说‘程寒冰,对不起,我很抱歉我之前做的那件事’吧。”

“不是要你刻意的去完成这个行为,而是要你等到有合适的机会的时候,去把这个结给打开,结不打开,就一直不打开,你不去打开这个结,它自然不会打开。”

“但是,我们已经有这么久没联系了。”

“所以说找有合适机会的时候啊。”

“好吧。”

“你不去完成这个事情,你还可能经常会梦到程寒冰。梦境是和现实生活相关的。”

“好吧。”

“那Rico呢?”

“Rico是因为你和她现实生活中经常联系嘛,况且你和她关系也挺好。”

“好的。”

心理咨询师分析完柏书恒的梦境后,提到了老生常谈的运动问题,心理咨询师会监督柏书恒的运动状况,规定他每周须运动三次。

柏书恒也决定从这周开始,开始他的运动计划,随后简短的与心理咨询师寒暄几句后,柏书恒结束了他每周一次的心理咨询活动。

柏书恒开始学习了。学习对于柏书恒,如果用一句话来说,就是痛苦与快乐并存的事情。其实不只是对于柏书恒,对于很多人来说都是如此,当然,排除觉得学习全是痛苦的事情的一群人和学习全是快乐的一群人,这两群人一种是没有对学习入门,另一种已经是学习进入了很深层的境界。可进入深层次境界就真的不会感到学习的痛苦了吗?不是的,所以其实从某种意义上来说,觉得学习全是快乐的人在这个世界上是不存在的。柏书恒有着他自己的学习方式,可能和很多人的学习方式并无多大区别。柏书恒在学习是有个坏习惯,学习到一定时间总会起身走上很多圈的路。为什么说这是个坏习惯呢,是因为起身走路会分散注意力,降低学习效率,虽然有些科学理论说散步对于学习起到促进帮助作用,因为散步会使大脑更有创造力,可是对于柏书恒这样的“心理工作狂”来说,任何降低学习效率的事情都是值得鄙夷和唾弃的。

可是柏书恒却又偏偏无法做到他理想状态中的高效工作,我们一般称之为工作狂状态。所以称他为“心理工作狂”,这个称谓极其准确的描述了他只是在心里想要达到工作狂状态,却在身体力行上又达不到这种状态的特点。其实这类似于成语“眼高手低”的含义。

柏书恒今天罕见的在楼底的公共区域学习,这样他便有空间可以完成自己的“耐受不足”所导致的散步了,如果平时没有在楼底的公共区域学习,而是在房间内学习,柏书恒取而代之的行为就是不停的调整坐姿和抖腿了。柏书恒绕着旋转楼梯走着,他脑子里回想刚才在某论坛上看到的一篇毛姆《人性的枷锁》的读后感,他觉得这篇读后感写的精妙绝伦,令人醍醐灌顶。他开始了一些思考,他走着走着,脑子里想

“我为什么要走呢?”

“因为我受不了持续学习的状态。”

“这是一种忍耐不了痛苦的表现。”

“所以人忍耐不了痛苦便去寻找欢乐。”

“那欢乐是人一直在追寻的吗?”

“看来不是,如果是的话,那人为什么还要首先忍耐痛苦呢?”

“忍耐痛苦是为了学习,那么学习是为了什么呢?”

“学习是否是为了更好的寻找欢乐呢?”

柏书恒走得越来越快,他脑海里冒出一连串奇奇怪怪的想法,这种奇怪的想法是柏书恒时常产生的,他似乎养成了刻意产生此类奇怪想法的习惯,他之前也有被人批评过“假装思考”的经历,想到这里,柏书恒便停止了思考这些奇奇怪怪的问题。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