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在Netflix上看了讲述心智和梦境的两集纪录片,都是高质且精良的内容,科学性设计感都十分到位。我回想起一年前看同系列纪录片,当我听到纪录片主题曲时激动且震撼的感觉,而如今这种感觉已经荡然无存了,看来我所经历的和体验的使我的大脑发生了改变,让我对同样的刺激没有更加强烈的感受,这正如有些好听的歌听久了也就不愿意再听了。

纪录片里说创造力无非就是汲取我们已有的信息,使用一种令人激动的新方式将信息组合在一起。观看纪录片也是我一种汲取信息的方式,观看后,我的大脑产生了一些联想,我联想到了一些事件,而我想把它记录下来。

“你想成为一个什么样的人?”这是一个很有意思的开放式问题,每个人对此有不同的答案。

这个问题使我想到了过去发生的一些事情。我有一个学姐,她年纪比我们大一些,她在一个为大学留学学生开设的补课机构讲解我们正在学习的课程,也就是她成为了我们的讲师或老师。我还有一个朋友,他虽然比我大一些,但是和我同年级,之前和我学习一样的课程,不过他后来因为成绩优异也被补课机构聘请去成为讲师,于是他成为了我后来一门课程的讲师,也就是成为了我的老师。我的同学成为了我的老师,这是一个很五味杂陈的事情,但是我也很佩服我的学姐和这个朋友。

“焦虑”是当今社会的一个流行词。我身边也有好朋友,努力且有上进心,有时面对他人更加优异的成绩和自己比较而产生焦虑。在我面对优秀的学姐和朋友时,我也曾感到震惊,我曾经问过自己:“同样都是学习一门课程,为什么人与人之间的差距就这么大?”当然这里面涉及的因素有很多。

我身边的长者评价我比一年前的自己要进步一些,我也能对照过去的自己看到我如今的进步。我爸鼓励我,不要和其他人比,只要自己坚持下去,就能超越很多人。我和我的老师兼心理咨询师讨论过“我想成为一个什么样的人?”的问题,是从一个具体的角度进行讨论的。她问我我想成为一个擅长讲解知识,做lecture的一类人,还是成为擅长操作,动手实践的人。当时我回答,我应该不是擅长狭义上表达讲述的那类人,我开了个玩笑,说,我更喜欢写,相较于说。

关于“你想成为一个什么样的人”,我给了上述的回答,我也可以给出另外角度的回答,例如关于职业,根据我的本科专业,我想成为好的科技公司里的从事相关金融事务的职员。但我觉得关于这个问题,人不能只给出一种回答,应该要给出许多种回答,也就是说我目前给出的回答是不够的,也是可以加以补充的。我希望自己能给出更多种回答,但是我也苦恼自己给不出更多种回答。

最近我逐渐意识到,缺失了群体,个人所能发挥的作用或者换一个说法,影响力,是有限的。知识太多,要怎样做才能拥有更多知识?我妈却说,专业的人做专业的事,只要精于自己的专业领域就好。我认为我妈说的话有道理,因为这个社会是分工的社会,分工使生产力更高。老师告诫我多读文学书,文学书帮助我们拥有更具人性的灵魂,更完满的生命。朋友告诫我,不要挂科,学好专业知识,专业知识帮助我们拥有更好的工作,更好的生活。

他们的话我当然都得听进去。可是幻想和白日梦也是人类特点的一部分。

有些时候我在想“对面Scape学生公寓又建起了新大楼了,我什么时候能拥有一栋自己的大楼呢?有的话该多爽呀。”

我也听到“深圳1000万只能买套50平米学区房,月薪3000还是洗洗睡吧。”

理想和现实总是有距离的,不过这中间应该充满了许多不同的路径,看你选择哪条,也看我选择哪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