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间杂叙

在根本处,我们是无名的孤单

​“在根本处

也正是在那最深奥、最重要的事物上

我们是无名的孤单”

已经许久没有写新的文章了,忘记上次通宵达旦敲击键盘的日子在哪个角落里藏匿起来,而那个日子又合同着怎样的心情与感悟从心灵喷涌到指尖,以至于我想用文字的方式来记录下来。

也许是心灵的池水更加渊厚,能让人的表达欲望喷薄而出的难度越来越大,一些稀疏平常的事情如今已经不愿意记录下来了,总想写些什么高级的内容,写些惊天泣地的思想,没有也要绞尽脑汁的写,总要塑造出自己光辉的形象,这都是我以前写东西时极力追求的东西。今天看了诗人里尔克的《给青年诗人的信》,才明白“在根本处,也正是在那最深奥、最重要的事物上,我们是无名的孤单”。

我记得那个我在神智不清的状态下出走的那个清晨,那是一年前在墨尔本一个天刚刚破晓的清晨,天色微亮,我的心里大概满是些破碎的神智和破碎的记忆,当时,我明白我要奔赴我的爱情。我的感受是那是神圣的日子,是我灵魂中重要的时刻,当时我觉得,奔赴爱情与登月别无二致。我能感受到心灵池水的翻腾,那是我印象中最接近另一个世界或者神的时刻。

那时的我是荒谬的。而对于那时的我来说,这个世界是荒谬的。爱,或许是最深奥、最重要的事物之一,当爱裹挟着渺小的个体,它或许能令人充满力量,它也或许能将人击溃在地,当它从另一个世界降临,现有的世界在它的手里摇摆不定。它将我们像磁铁一般吸引与排斥,产生喜爱与厌恶。

爱产生喜爱与厌恶,正如顺其自然是自然,奋力抗争也是自然。

在爱面前,我们是无名的孤单。孤单即孤独,爱是孤独与孤独的连结。信仰是对生命的渴望,爱是对生命渴望的满足。信仰是爱,爱也是一种信仰。

爱这亘古的话题,别去探讨它,去感受它。给你爱,你便去爱吧。就像去感受叶片的掉落,而不去了解气流的运动方式。正如最好的状态或许是每天是希望日,每天也是末日。末日将我们的一切都放大,也包括爱。

“我还应该向你说些什么呢,我觉得一切都本其自然。”

20岁过了,自然就是21岁,正如星期三过了,自然就是星期四。

时间啊。

时间真是神秘又直白的东西。物理学家说它根本不存在,我们却又每天在嘴边提起。

如果说什么不存在而我们又每天在嘴边提起的,我还能想到的是——神。

成长是自然的过程,我也能感受到自己的衰老。有人说20岁正是大好时光的日子,我不否认,可是任何的成长自然也是任何的衰老,你也不能否认。

最近每天都要背100个英语单词,acceleration便可以来形容我对最近时间的感受。

我感觉时间过的越来越快了,我前几日在一次与父母的视频里忍住泪水,现在总结起来,我不仅为爱而哭,也为时间而哭。

时间真是众神之神,苍生都不免在它面前哭泣。

欣慰的是,我在老师的指导下,学会了规划自己的时间,这给我了一把微不足道的武器抵御时间利剑的攻击。

于是我比过去更好的利用起了时间,也抓住了它的尾巴。

我在时间里学习,在时间里创作,在时间里休养生息。

学习是学生的本职,创作是我的兴趣,休养生息是人之常情。

“他们儿子我,习惯从小就耳濡目染。“

创作啊,哈哈。

我也不知道我是什么时候走上创作这条道路的。这并不是说我走上了什么康庄大道,而是如果把它比作一条路的话,我的确是踩了两步。我写了一些不像文章的文章,写了两三篇不像小说的小说,写了十几首不像诗歌的诗歌,写了几十首不像歌词的歌词。

即使它们不算好的作品,可我乐在其中。 

我觉得创作是一种生命自然的吐露,正如之前所说的一切都本其自然,创作也是。与生育不同,生育是创造新的生命,创作是创造新的作品;与生育类似,生育是创造新的有形的生命,创作是创造新的无形的生命。

创作与爱分不开。对我来说,创作也是最深奥、最重要的事物之一。

王嘉尔在新歌《一个人》里说道:“这一路上就我一个人,已经习惯自己一个人。”

用这句话来形容创作的道路非常贴切。或许在创作的道路上,有与他人的合作,这不过也是孤独与孤独的碰撞,一个人的状态是豁免不了的。母亲的分娩他人代替不了,创作的苦痛他人也代替不了。

创作与爱分不开,在创作面前,我们也是无名的孤单。

结束前,分享一首近日创作的歌词:

Give Me A Knife

Tony Mou

Give me a knife

To cut off all my yesterday (yesterday)

Give me a hammer

To shatter all my tomorrow (tomorrow)

Nothing is left

Nothing is left

Nothing is left

But here and now

Nothing is left

Nothing is left

Nothing is left

But present

People tell me

Today is a gift for you

People tell me

Present is a present

Where do I start

In the nick of time

Where do I go

In the blink of an eye

Just give me a knife

Just give me a knife

2 评论

  1. 你在写歌词的时候,脑海里会有一段旋律在响吗?这一段歌词,看起来像 Paul Mccartney 会写的风格

发表评论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