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起碎片,你会想起什么?

对于我,那个多年前在电影院看到的科幻巨制《星际穿越》里的一个片段又浮现在我的脑海里:“男主角乘坐飞船被吸入了一个黑洞,他和飞船被巨大的引力拉长到极限,进入了一个高维空间,在这里,不同于我们日常所处的三维空间,时间在这个高维空间里成为了另外存在的一个坐标。男主角在这个空间里看到了他在地球上的家的书房,并通过摩尔斯电码向另一个时空的女儿传递了他的信息。”

男主角在黑洞中的特殊状态下几近呈现“碎片”化状态。关于碎片的另一层含义,在电影的其他部分,男主角对女儿和家人的回忆正如记忆中的“碎片”一样被展现出来。

关于碎片,每当我们提到它们的时候,常常将它们视为低价值的存在,正如它的含义一样:“零星破碎的物片”。在生活中,我们倡导跳出碎片化阅读,走向完整、深入的阅读方式。对待碎片的态度,一般情况下,似乎也与我们对待具有完整性特点的事物的态度具有一定区别。不可否认,在一些少数情况下,我们对待碎片与完整一视同仁,不过多数情况中,我们对待两者的差别更加显著。

提起碎片,我会想起什么?

我与碎片有很多层面的联系。

那些多年以前的生活,都被时间洗涤带入过往。而那些留下来的高光时刻,都成为了为数不多的记忆碎片被留存下来,偶然在脑海中一闪而过。我指的高光时刻,是记忆中印象深刻的时刻,不仅仅局限于美好而精彩的时刻,那些糟糕而痛苦的,平淡而无奇的同样囊括在内。有些过去发生的事情反复回荡在我的脑海中,那些画面,那些声音一遍一遍的回荡,仿佛空谷回音。

我曾像一块碎片一样。很难说这样的经历是普遍意义上的积极的状态,不过这样的经历确实让我一窥生命的脆弱易碎和它顽强坚硬的潜能。

我曾产生一种想法,“当我站在偌大的城市中,我之前的时光除了存在于我和认识我的少数人的记忆当中,与其他人毫无关系。而如果这世上没有记忆,过去的我是否真的存在我又从何得知呢?我似乎只和现在的自己有关。”我记得有一次站在卧室窗前观赏风景,那一瞬间,城市仿佛一台巨型的机器,我看着这城市,眼中便只有这城市了,那一个画面凝结成了凝固的瞬间。“我看不到这座城市的过去,我也看不到这座城市的未来,我只看见了它的现在。”

这样的想法给人一种荒谬的感觉,我试图将这种荒谬感标榜为存在主义当中的“荒诞感”。 一种对世界的荒诞感、陌生感或异化感、孤独感和危机感。何谓“荒诞感”?“人与其生活的离异,演员与其背景的离异”,我们照镜子看到不像自己的那种感觉,也叫荒诞感。

从更广阔的层面看待个体,似乎每个个体都是一块碎片。单独看待他们,个体显得微不足道,可是从整体上看,每一块也都不可或缺,没有了每一块的碎片,整体的存在也就无从谈起。

或许我们更应该重视碎片之间的关系。

因为,正如爱因斯坦在《我的世界观》一书中写道的——“人在同一个时刻既是一个单独的人,又是一种社会的人。”“作为一个单独的人,他试图确保自己以及他最亲近的人的生存,满足他的个人欲望,发展他的天赋才能;作为一种社会的人,他试图获得其他人的认可与好感,分享他们的快乐,在他们悲伤时给予安慰并改善他们的生活条件。”

语言是人类的伟大发明。我们因为语言获得了彼此交流知识、感情与思想的能力,并形成了复杂的社会与文化,语言创造家大卫.彼得斯说“文明依附于语言的存在之上。另外,语言让我们认知了时间的存在,我们通过语言形成了时间的观念。如果人类失去了语言,人类也就失去了交流和创造社会和文化的工具,人类文明不复存在,人类与其他动物不会形成如此巨大的差别,而时间的意义也难以被人类发现,所有的时间对于我们都变成了碎片。

参考书目

http://www.chinanews.com/cul/news/2010/02-01/2101957.s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