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类目录归档:随感

心灵

完成了作业,在收藏夹中打开了一个昨日刚刚发现的博客网页,网页的色彩简单温馨,布局简洁明了,是我喜欢的类型。文章是作者对生活中一些或大或小的事件的记录和由此产生的感悟与感想。俗话说“文如其人”,她所有的博客文章很吸引我,仿佛读日记一般。我产生了一种感受,似乎是与一个心灵交流,一个敏感的心灵。

我也产生了联想与疑问,“心灵究竟是什么?”

这个日常极易提起的两个字,这个出现于各种文艺作品的两个字,到底代表着什么呢?

我于维基百科搜查显示“心灵或称心智,指一系列认知能力组成的总体,这些能力可以让个体具有意识、感知外界、进行思考、做出判断以及记忆事物。心灵是人类的特征,但是其它的生物可能也具有心灵。”

心灵原来如此,其他生物可能也具有心灵。

我认为人具有“亲心灵性”,人具有亲近其他心灵的特征,人和人的交流不止是交换信息的作用(交换信息也是心灵功能的一部分),更是传递情感,丰富情感,交流灵魂,提升灵魂的作用。

我们作为人与动物进行玩耍,完成了人类心灵与动物心灵的平等的交流,在此意义下,情感通过玩耍得到传递,人类心灵与动物心灵互相得到滋养。

我们作为人与其他人进行交流,我们通过阅读书籍,观看剧集,聆听音乐,欣赏舞蹈,以不同的方式间接的与创作者进行交流,情感思想得到传递,创作者的心灵滋养了我们的心灵。我们通过语言与他人直接进行交流,我们的心灵与对方的心灵互相滋养对方。

滋养是好的一面,损伤会是坏的一面,心灵可得到滋养,亦可得到损伤。

于是一般情况下,我们期望自己的心灵得到滋养,避免自己的心灵得到损伤。这是出于心灵的“求生欲”,正如动物在濒死前的挣扎状态,乃为求生欲的体现。

心灵的趋利避害使得我们总寻求滋养心灵的对象,能够滋养心灵的心灵必然是好的,丰满的心灵,坏的,贫瘠的心灵会损伤其他心灵。我们寻求伟大的作品,是因为伟大的创作者都是有着好的,极丰满的心灵,他们丰满的心灵能够增加我们心灵的养分,使我们的心灵得到成长。

黑夜梦长

“夜晚是神奇的居所,你不仅要走进它,也要让它走进你。”

我凝视着屏幕中这段赫然出现的句子,一时不知道怎么办是好。

梦,是睡眠时,大脑皮质某些还没有完全停止活动的部位受外界和体内的弱刺激而产生的一种生理现象。我查阅Google,牛津词典对梦给出了如上的解释。最近几日做了很多梦,我发现提前时间睡眠会更容易让我产生梦境,不知这是偶然还是具有科学性的结果。睡前,脑海里经常产生很多影像、声音、思考和感觉,不知这是不是梦,但我想到,既然有白日梦,那必然也有黑夜梦,白日能做梦,难道黑夜不睡觉就不能做梦了吗?

我的黑夜梦是这样的:

我望着眼前这个小孩,他正哼唱着“我不想我不想长大,长大后世界就没童话……”

我听到这首歌,不禁哑然失笑。多年后,一个青年在某个深夜感叹道“长大了真好,没有儿时的脆弱和烦恼。”

我想到这里,便不免感叹光阴似箭,岁月如梭。

我曾是小孩,我也是青年。

光阴不是每个时刻都会被人重视,直到它溜走才令人驻足惋惜。不珍惜美好的事物似乎成了人们的通病。于是人们在该睡个好觉的时候熬夜通宵,在该认真工作的时候倒头大睡。

光阴将人与人通过时间连接起来,小孩是青年,青年也是小孩,这就是我们生活的四维空间。

我时常凝望着头顶的烟雾报警器,曾以为闪烁的红灯是被神灵所监视,我时常于夜晚遥望天边的夜空,总希望有绿灯闪烁标志着外星人的来临。将希望寄托在另一个世界里是病,还好我只是给了一点希望在另一个世界里,而不是完全的寄托。

梦,似乎也是另一个世界,但它是一个和现有世界有密切关联的世界,我们在梦中接受着神的旨意,通过梦我们展望明天,回顾过去,忏悔罪过,拥有新生,梦是潜意识的反应,人因拥有意识和潜意识而得到圆满,所以梦,作为另一个世界使人圆满。

所以这就是人将希望寄托在另一个世界里的原因吗?作为对圆满的渴求?

所以人们喜欢做梦,无非是现实的世界太贫瘠,需要另一个世界的补充。

所以人们喜欢恋爱,正如一块残缺的石头需要另一块残缺的石头的配合来达到完满。

完满是人所毕生追求的,正如人们通过各种方式使自己达到完满,缺钱挣钱,缺爱恋爱,正如生活在白日的人们需要夜晚的梦境,白日能做梦,黑夜也能做梦。

希望我走进了夜晚,夜晚也走进了我。

凌晨2点15分 书

回忆

回忆的确是一种神圣庄严的行为,它为人搭建了一个时空隧道,将过去的时空通过心智与当下的时空相连。我们通过回忆使过去的事件场景历历在目,那些消散的人或事都跨越了时空规律的悖论,来到今天的心灵中,牵动我们的情感。它是神圣的,因为它穿越了时空,将两个不同的时空以相同的情感相联系,回忆不仅将过去的时空带到了今天的心灵中,它同时也将今天的心灵带回了过去的时空中,可以说这是一个双向的行为。走近过去的时空,不仅将过去的情感唤醒,同时过去的情感也得到了升华,它凝结了从过去到现在的时空所产生的新的心灵,所以从这个层面来说,它产生了与过去当时不一样的情感。根据不同的回忆,不同的过去,不同的当下,回忆所产生的情感是不同的,即使是相同的回忆,相同的过去,不同的现在,回忆所产生的情感也是不同的,回忆、过去、现在,三者任意一项不同,产生的情感都会有差异,这里的情感可以理解为情绪和感受,以及对当初事件的理解。

我也时常回忆。都市的深夜常常伴随着电车呼啸而过的摩擦声,夜深人静时分往往是思绪攒动时分,此时,我时常拿出笔记本记录思绪心得,或者创作歌曲,此时没有外界信息的打扰,灵感最活跃。当然,即使我没有创作冲动,我也时常躺在床上,闭目回忆以往的生活。有人说老年人最喜欢回忆,年轻人应当憧憬未来的生活。对于这种说法我是不置可否的。因为我便经常回忆往日的时光,即使我仍旧年轻。

回忆应该是平静的。即使再大的风浪,当那风浪成为记忆中的元素时,它纵使记忆犹新,也只能剩下尸骨残骸了。情感便从这尸骨残骸中流露出来。对过去的情感与理解会因为当下对过去的评判和期望而产生差别,过去的事件一旦脱离既有的时空来到当下便不再是既有时空的既有事件,它变成了一种寄托,情感的寄托,它承载着变化的情感随着时间而消散变化,没有时间它就不复存在,没有时间它的存在就毫无意义。

回忆是对过去和现在的沟通。伴随着回忆,过去与现在得到了一种和解,过去与现在存在一种断层的现象在人生当中常常发生,断层即过去与现在的个体在人的某个方面发生了不和谐的不一致的现象。由于时间的不可逆转,回忆成为了某些情况下唯一的沟通过去与现在的桥梁,通过回忆,情感得到转移,转移的情感也因此得到连结与沟通,从而达到过去与现在的和解。

念恋

今亦心心,今亦念恋。

想要上升到一种宏大,以此来表现自己的倾心,可我在不曾早睡的每个夜晚,从窗外望向那地平线边际的橙色灯光,我便知道,在这宏大的世界里,我的倾心只是小小的。

小到我踩在滑板上难以站立,而你能够站在滑板上自如驾驭。

想要得到一种庇佑,以此来得到祝福与肯定,在盛夏里发生的一切,宛如一首跌宕起伏的诗,它流淌在我的内心,在我的血液里。

白昼下,夏风裹挟香气,建筑规则排列,人儿肆意欢笑。

黑夜里,杂碎却扰乱神经。

我于是时常望向那遥远的橙色灯光,因为视力模糊的原因它模糊不清飘忽不定。

是否橙色的灯光是红色与黄色的融合?

我曾望向你,在你呼唤我的那时。

是否恋爱的希望是飘忽不定是模糊不清?

我曾奔向你,在我呼唤你的那时。

哎,既然如此。那就将每一处红色视为你的象征吧,正如我看到每一处红色,都会想起你。

恩赐

“我们从来没有意识到,有些相见成了我们生命当中的最后一面。”静卧在床上,脑海里突然闪现出来这样一句话。

你不知在何地,不知在何时,而正在这一片地方,正在这一个时刻,当你与她挥手道别,正如你与她曾经每一次挥手道别一样,你也相信这一次挥手道别别无二致。

然而,你错了。

当多年回头来看,你发现那次挥手道别竟成了最后的离别,你没有感叹造化弄人,你没有感叹上天捉弄,你只会静静地回忆起脑海里那个遥远而熟悉的身影,默默地将那个遥远而熟悉的她拉近到眼前,瞑目,在一片无边的黑暗里勾画出那张熟悉的脸,甚至不遗余力地在轮廓里描绘着年轻的色彩,夺目的神情。

即使闭着眼睛,你也眉头紧锁,想要将想象的景象化为实际,无论是你去向她所在的那个青春时光,还是她来到你所在的荒芜之地,你都愿意,只要能再次重逢,你愿赴汤蹈火,在所不惜。

然而,你不行。

你明白,两条直线一旦分开就再也不能相交;你明白,成年人的世界要讲究社交规则;你明白,人与人之间的陪伴只是阶段性的;你明白,有些路啊,只能一个人走。

直到今天,我们从来没有意识到,有些相见成了我们生命中的最后一面。

你不知在何地,不知在何时,而正在这一片地方,正在这一个时刻,当你与她挥手道别,正如你与她曾经每一次挥手道别一样,你也相信这一次挥手道别别无二致。

然而你错了,当你不久后便知道那次挥手竟成了最后的道别,你或许是伤心的,或许是绝望的,但你也绝不会放弃在黑暗中勾画描绘出那张熟悉的脸。

请相信吧,当你进入梦乡,你将与她重逢在灿烂的阳光下,和煦的暖风中。

请相信吧,当你进入梦乡,你将与她重逢在旧日的乐土上,今日的朝霞底。

这是天的恩赐。

自我剖析——如何摆脱“逃避模式”?

英国作家萧伯纳说:“自我控制是最强者的本能”。

那你有没有过这样的感觉,你做着自己所应该从事的作业却经常感到烦躁无法镇定下来,或者你用自己知道或不知道的方法逃避了手上应该继续做的事情,你会告诉自己“我在做更有意义的事情,我在做对自己更有好处的事情”,然而实际上你却只是陷入了一种逃避模式。

你在用打断一件事情的方式使自己避免进入一个长期专注的模式。

这样的例子有很多,有一部分人,在完成一件困难的工作时,完成一小部分的开头后便告诉自己“放松一下吧,放松过后接着做”,然后你会发现他们开始玩手机、看视频、沉浸于游戏与电视的世界当中无法自拔,转眼间一大笔时间已经过去,天黑了,然后人们会告诉自己“明天再继续努力吧”,到了明天,他们又陷入同样的模式当中,在完成了一小部分任务后便开始了娱乐模式。

还有另外的一群人,他们在完成一件困难的工作时,完成一小部分的开头后会立即转眼着手于其他的工作,他们会关注许多方面的内容,着手于多个方向的事务,在这种情况下,你或许会暗自高兴自己在同样的时间内了解到了更多方面的内容,然而更重要的一点却是你在同样的时间内并没有真正完整地完成一件事情。这是一种高级的逃避模式,这同样逃离不出“用打断一件事情的方式使自己避免进入一个长期专注的模式”的怪圈。

为什么要提这两种人?

因为第一种人实际上是过去的我,第二种人实际上是现在的我。同样是逃避的模式,只是展现出来的形式不一样。具体来说,第二种人的表现会有——在开始读一本书没多久紧接着就开始读另一本书,并不断重复循环下去,最后一本书都没看完。这是比根本不读书还要大的恶习,根本不读书至少保持了一种纯粹性,而这第二种人是“猴子搬玉米”型选手,做事不讲究完整性,是缺乏意志力的表现。

不是不强调应该要广泛涉猎多个领域,也不是不强调要有广泛的兴趣爱好;而是说运用“逃避模式”不能使自己获得真正的专注力,没有真正的专注力,便无法在任何领域取得一定的成果和建树。套用“10000小时”理论来说,运用“逃避模式”处理事务根本无法在一个领域内达到10000小时的练习时间。

然而,有人说:查尔斯·达尔文在他一生中不也是从最初的研究自然史到研究神学,到研究地质学,又到研究进化论的吗?他不也是研究了众多领域并都取得成功了吗?

应当注意,查尔斯·达尔文涉及众多领域没错,他在没完成一件研究的情况下涉及其他领域并在另外的领域得到灵感启发也没错。但是关键是他在从事一项研究时是全神贯注全心投入的,这是与我们的关键不同之处。

那么要如何解决陷入“逃避模式”的问题呢?

对于我个人来说,我发现写作目前对我有积极的作用。写作能通过迫使自己思考从而达到提升专注度的效果,同时,写作本身对意志力的锻炼也有好处,长期坚持写作磨练心性、锻炼意志。

对你来说,解决陷入“逃避模式”的最好方法又是什么呢?